PUGI

文手/咸鱼

笔记

起头就知道"我"不配拥有爱情,同时,不在乎。这算是用自觉的随意替代了能让自己珍视的东西。品尝失落脱力恐惧也是种享受吧?窝在腐烂腥臭的懊悔中,身子不愿翻,真是不容易,求来了好心人的帮助。以为什么都结束,什么都开始。但生活总用一种愚弄人的方式展开,开始接起结束,无差别。
所以,无论是吴迪还是胡亦,都只是"我"见过女孩其中的一个。在她们和"我"之间没有名叫爱情的东西,不过两相欠,回环往复,她是火焰,她是海水。
  初读手记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