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GI

文手/咸鱼

等待

等待二字,读起来很长,写出来也很长。
坐着等待,空是等待。有时等待的时间,也并不难过。不过,从今而起要到这样的时刻,需经历漫长的等待。
睡去吧,她来你便醒来。如此,只是一小会儿。

笔记

起头就知道"我"不配拥有爱情,同时,不在乎。这算是用自觉的随意替代了能让自己珍视的东西。品尝失落脱力恐惧也是种享受吧?窝在腐烂腥臭的懊悔中,身子不愿翻,真是不容易,求来了好心人的帮助。以为什么都结束,什么都开始。但生活总用一种愚弄人的方式展开,开始接起结束,无差别。
所以,无论是吴迪还是胡亦,都只是"我"见过女孩其中的一个。在她们和"我"之间没有名叫爱情的东西,不过两相欠,回环往复,她是火焰,她是海水。
  初读手记。

《你死了,朋友!》

①。

  “那个剑圣不断变换着身形。

  “他躲开一道又一道攻击。

  “哗!落地斩。

  “成功将Boss仇恨转移到一个又一个人身上。”

  “是谁?”

  “哈哈哈你们的阵型太差劲了。

  “完全挡不住我的剑锋。”

  “在那儿!一队战士侧面阻拦封住走位;二队法师预判敌方位置,找寻时机自行施法,轮番对目标区域进行打击。”

  “没有没有走了走了。

  “真慢呐。”

  黄少天指尖闪动,夜雨声烦前突刺左冲击右闪避,一道道光华被剑尖画在周身的大批人群身上。黑压压一大片,霎时腾起了耀眼的白光。那是死亡的讯号。

  “你们公会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?都是这种虾兵蟹将还好意思在工会榜单上排前几呢?

  “这不行这不行。

  “还是让本大爷来调教调教你们吧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这地上本没有路,被砍翻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

  这是一条白光闪闪的路。

  “嘿,橙装?”

  黄少天眼神一亮,却没有径直杀过去,而是调转方向,收起长剑,蜿蜒而行,拿捏准时机,一个斜刺,落在索克萨尔身后。

  “你死了,朋友。”只是手起剑落。

  索克萨尔周围腾起一阵亮光,巨量的治疗术被牧师团摸在其身上。他举起法杖,“落。”法杖泛起幽蓝的光辉,引发了一个较其明亮千百倍的法术。术的落点,在他的身后。与此同时,各种咒术也都汇聚在这里,在那个空间位点上。

  “你们这算赖皮我跟你们说。

  “哪有一群人打一个的。

  “有种的站出来,我们竞技场去PKPKPK!”

  显示屏前的魏琛显得很严肃,他沉默了一会儿。看着眼前倒地的夜雨声烦,开了口。

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“怎么,想交朋友?告诉你,黄少天就是大爷我。朋友,待会儿回城直接竞技场?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你什么你,还有别的问题?那也等PK完了再说,有什么不服我们擂台上……”

  “死了吧,朋友。”


【To Be Continued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哇上次写全职要以年为单位来计数了。

赶赶动漫的潮流,手痒痒了。

设定在职业比赛开始前,嘿。

欢迎品尝Ovo

-黄少天一边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“看你们辣成这狗样”“不能吃就别点变态辣啊”“队长队长我的也给你”,一边舔着嘴角。玩弄着啤酒瓶盖儿,指腹使劲儿顺着盖儿棱摩擦。

-喻文州看着邻座一次又一次拣起盘中的串儿,并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无奈,大啖,放下铁签儿,瞄准下一个猎物,下手时却被邻座抢了先,一把塞进口中。

-叶修一手烟一手串儿,吧唧吧唧嘴动个没停。拿烟的手还拎着一罐啤酒,“咕咚”一口,“老板你怎么这么小气就这也叫变态辣?”。说罢腾出一只手往盘子里就倒干辣椒壳,尝了一口,又腾出另一只手拿起纸巾帮陈果擦掉滑出眼眶的几滴泪。

-老魏看看叶修,别过头去,瞥见黄少天,“别愣着呀,不敢吃?”

【人物描写练习】

【早安五题】

↪1.还迷糊着,手就寻找到手机的位置并关上了喧嚷的闹钟。等待开机时眼皮子抽动着却睁不开,恍然发觉闹钟铃声是他的录音,惊,眼白眼黑就都见了光。
↪2.磨蹭老半天,打开浴室的门,看到盛换洗衣服的篮子里有条男士休闲裤,嘴里嘟哝着,走过去摸摸裤兜里有没有落下什么,还真给摸出张纸条。“xxx xxxx xxxx”。是他找自己要手机号时给他的小纸条。胸中泛起了点浪花。“这种东西也能忘了拿??!!”
↪3.下了楼,来到早已跟老板老板娘混熟的早点铺子,发现他已经到了还吃得十分专注。走到他面前刚想蹭他两句,却看到他动用全部肌肉吃饭的认真劲儿。不忍。松开了蹙起的眉。
↪4.点了一笼包子,端上桌的时候他已经吃完了。边要忍着烫口的汤汁儿,边要被对面那个人流氓一样盯着看。只好他一口,自己一口,他一口,自己一口。就当早上起来喂喂宠物了。
↪5.相携来到自己单位门前,松开手,看着他往他工作的方向走去。兀得一转身,只见他微眯的眼角,伴随着元气的嗓音。
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 w嘿嘿嘿

嘿,张开你的胳膊,张开它们好吗,我知道这样感觉有点冷而且显得很傻,不过你先做了。等我钻进去,再合上。


【祭】

“叶修,明天是清明呢。”
“啊…是啊。”
又过了一年呢。叶修想到自己多天前就买好的东西,看着眼前收起往日活泼、略带哀婉的苏沐橙,“我们明天傍晚去吧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…不堵车。”想让她露出一丝笑容,真是难。
··· ···
虽说下午就出门了,可节假日的车流量不能同平日语,硬是等到暮色将至才到达目的地。
沐秋,我来看你了哦。
哥哥,阿修…都是被我欺负的。
叶修挑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仰卧在苏沐秋墓碑旁。苏沐橙也紧挨着他躺下。然后是静默。
也许是有苏沐秋守护,叶修的上下眼皮缓慢的开闭着,直至合上。
苏沐橙凝视了一会儿哥哥的碑,将视线转移到叶修的脸上。看他睫毛细碎的抖动,嗅着他身上混杂着青草泥土的气息,听他平稳的呼吸,感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。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,都在啊。多好。
突然,苏沐橙打破了这静谧。她摇晃着叶修的胳膊,“叶修,看!月食。”
叶修匆忙揉揉眼睛,把视线投向苏沐橙所指的方向。月亮正一点一点、一丝一丝,变暗、消失。
叶修突然鼻子一酸。苏沐橙看到一滴泪珠垂到他的耳际,便很自然的抬手,轻轻拂去。
——沐秋,月亮都被吃了,我该怎么想你?